热门搜索:

纷纷誓师出征坐着火车北向国的经济心东南方向聚集

时间:2018-12-26 00:18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关于团结抗战的问题,我最近已经发表了不少讲话,今天的活动内容多,时间非常宝贵,本人身体又欠佳,很多话也不在这里重复了,只是强调一点,御侮救亡,为军人应尽天职!川军今得献身疆场,为民族存亡而战,一洗过去内战的耻辱,是非常光荣的!这是我们的骄傲!“刘湘努力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对着话筒说道。
 
    话音刚落,整装待发的川军队伍山呼口号:“为民族存亡而战,不负家乡父老!“
 
    全场民众掌声四起,也响起排山倒海的口号声:“全川民众誓为出川抗敌将士后盾!“
 
    接下来是第一纵队司令邓锡侯致词。他大声说道:“当前,侵略军的武器装备远远强于我们,我们只有长期抗战,才能取得最后胜利。我们出川抗战,要踏着先烈们的血迹前进,如战而胜,当然很光荣;战如不胜,决心裹尸以还!如果我们牺牲了,希望后方的人民,特别是青壮年,要勇敢地踏着我们的血迹,奔赴救亡的战场。如此前仆后继,奋斗不息,一定能战胜任何强敌!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全场先是寂然,接着是掌声如雷。
 
    第二纵队司令唐式遵讲的则更加直白,一把推开麦克风走向台前,慷慨陈词,吼声响彻全场:“各位父老乡亲,在场的很多人都晓得,本人唐式遵,又名'唐瘟猪',那是因为我在打内战的时候打得很窝囊。但是,现在不同了,不打内战打国仗了,我再也不当窝囊废了,我要率领第二路纵队的将士,东出夔门,直下武汉,保卫南京,保卫海,保卫全国!“
 
    会场当即鼓掌。唐式遵接着说:“如果在这种国难关头还不争气,还窝囊废,你们见了我骂'唐瘟猪',我决不怨言。总之一句话,此行决心为国雪耻,为民族争光,不成功便成仁,失地不复,誓不回川!“
 
    掌声之后,他宣布用这几天刚写的一首诗作为自己的誓言,并以此激励所有的纵队官兵: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
 
    悲歌一出,有如壮士断腕、破釜沉舟,数万军民,咬牙鼓掌,掌声震天。
 
    早已列队站好背着自己粮袋和子弹带背着斗笠的川军将士在群众们的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和掌声,正式出征。
 
    王铭章、饶国华、郭汝栋等将师长骑着自己的马,随着自己的队伍向蓉城外行去。
 
    军政部命令,川军将分为两部,第二十三集团军将从山城出发沿长江而下直奔下关再至淞沪,第二十二集团军将由已经修好的川陕公路入陕进山西,奔赴北方抗日前线。
 
    十数万川军虽然已经做好马革裹尸的准备,但他们恐怕也想不到这场战争会他们想象的更惨烈。
 
    近三十万川军战士埋骨他乡,出川的六名将师长,四人壮烈殉国,而第一批出川的400多位团级军官,基本在前线牺牲。而他们最高司令长官,国军二级将,也将在半年后病亡。强拖病体尚要行军,无疑加重了他的病势。
 
    他的病,是旧疾,独立团科技部研发出的新药,也对此无能为力。知晓这段历史的刘浪虽尽全力规劝,但,此时这位一心想报效国家和民族的二级将,那里又听得进去?他只知道,他这个司令长官若因伤畏战,他的士兵们会畏战,他必须和他的士兵们在一起。
 
    不光是陕西、四川,还有国南方诸省,纷纷誓师出征,坐着火车北,向国的经济心东南方向聚集。
 
    独立团基地,在蓉城山呼海啸的这个早,也举行了自己的誓师大会。
 
    大会的地点,选在独立团烈士陵园之下,已经全副武装的3000官兵和1000壮丁,安静而肃然的战立着,面对着自1932淞沪抗战安葬于此以来牺牲的近两千官兵的墓碑。
 
    那面“死”字旗,插在林立的墓碑之前,在绵绵的细雨逐渐变得湿润,像他们看向自己静静躺在坟墓里的兄弟们逐渐被泪水打湿的眼眶。
 
    这也是个阴雨天,如丝般的细雨这样洒在他们的脸,洒在他们的眼里,以及站在临时用原木搭建的台的独立团团部几位最高长官的身。
 
    刘浪站在最间,两边分别站着张儒浩和迟大奎,其余所有校官都站在自己部队的最前方。无论是要出征的,还是要留守的,尽数站在那里。
 
    连三头青狼和大熊猫熊四,都规规矩矩半蹲坐在保卫处两百多人的队列。它们,现在也是有军籍的,是独立团的兵。
 
    而周围,则是人头攒动的人群。
 
    是的,今天是在一天前终于接到军政部出兵军令所有川军出征的日子,已经被编到第二十二集团军的独立团也不例外,获悉消息的广元县县政府从昨天午时开始组织群众云集“曙光”小镇,加已经居住在“曙光”小镇的军属,工人家属,还有收到消息自发而来的群众,足足有两万余人。
 
    和蓉城百姓送行还稍稍有些不同,他们要送的不仅仅是一支要出征保卫家园的部队。独立团对于广元全县来说,有种特殊的感情。不光是独立团在驻防广元期间对广元百姓秋毫无犯,保证一方水土的安宁,更重要的的在自己亲人脸逡巡,一遍,又一遍。
 
    诺大的广场,安静肃然的有些可怕
 
    目光在台下肃立的官兵们脸逡巡,深吸一口气,刘浪金属质的嗓音响彻全场。
 
    。。。。。。。。
 
    ps:誓师出征,是风月想了很久的情节,希望能将其华大地曾经发生的这一幕幕用风月的笔展现在书友们面前,下一章,风月,会写得更精彩,因为风月真的是眼含泪水,因为风月真的热爱这片土地。还有,谢谢大家昨天对风月的留言鼓励,感谢有你们!
 
 第954章 誓师出征(2)
 
    “今日,我独立团全体出征抗日前线将士即将踏上征途,在这里,我不想讲什么大道理,我只想念两份书文给大家听。”刘浪也没用话筒,踏步走到原木搭建的礼台边缘,目光扫视全场。
 
    “一份是自1937年7月7日以来,我军战死将领名单:上将佟麟阁,中将赵登禹战死于北平南苑;少将黄梅兴战死于虹口,少将蔡炳炎,战死于罗店。开战不过十数日,我军四位将军即战死于前线,我刘浪虽不是将军,但亦不会让将军们专美于前,业以做好杀身成仁之准备,不负四川,不负广元父老之期许,亦不负我父母双亲之嘱托。”
 
    刘浪斩钉截铁之誓言让全场一片寂静,甚至都忘了鼓掌。尤其是提到刘浪父母之嘱托那一刻,满场官兵尽皆默然。
 
    虽怀抱保家卫国之志,但父母双亲和妻儿亦是他们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思及他们,很难不悲戚。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